高校领导腐败案高发 衙门化、官本位盛行成主因
来源:纪委监察 作者:纪委/监察管理员 点击数: 发表时间:2014-02-22 14:33:01
字号:

核心提示:教育领域腐败,如今成为不可回避的社会问题。近年来,高校腐败案在不少地方呈现高发势头,曾经被视为“一方净土”的象牙塔声誉急转直下。据统计,我省3年来各高校纪检监察机构共查处案件95件,党政纪处分108人,通过办案挽回直接经济损失4000多万元。 

 “我被金钱迷惑,辜负了母校老师对我的期望,也给家人带来了伤害和痛苦……”近日,嘉兴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号法庭里,昔日站在三尺讲台上为学生解疑释惑的钱谌,如今站在被告席上沉重地作最后陈述——这个嘉兴职业技术学院原副院长,涉嫌受贿、挪用公款,大好前程尽毁……

冰山一角:校官成为阶下囚

从一名普通的老师,一步步做到嘉职院副院长、财务处处长,钱谌在很多人眼里是一名有能力、肯干事的干部。然而,随着职位的增长,欲望也在不知不觉中膨胀。

公诉机关当庭指出:2007年至2011年,钱谌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先后多次为承建其学院工程项目的承包商在工程项目承接、工程款支付、工程量变更等方面牟取利益,收受现金、代价券等合计价值人民币300万元。

从过节收红包开始,钱谌的胆子越来越大,好几次一收就是几十万,甚至上百万:20093月中旬,承包商盛某先后两次在嘉兴市区一家大酒店的工地附近送给钱谌100万元;20101月底,盛某在钱谌居住的嘉州美都小区附近送给钱谌150万元……除了现金、代价券等,钱谌还收过汽油卡,甚至连过桥、过路费都要找人“报销”。

记者注意到,钱谌的“生财之道”与他的工作岗位关系密切。自2007年起,钱谌还兼任嘉兴职业技术学院博大后勤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他同样没有放过职务便利的“机会”,暗中挪用公款120万元。

钱谌在法庭上承认,他欺骗博大公司副总经理朱立峰,与嘉兴市伟佳船舶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黄某商定后,虚构伟佳公司向博大公司借款120万元的事实,于200793日将博大公司的120万元汇入伟佳公司。当日,伟佳公司就将这120万元转入钱谌银行账户。

为什么要挪用这么一大笔钱?钱谌坦白,全部转入股票账户用于炒股。而且,此前贪污的钱,绝大部分也都投在股市里。

在金钱面前,一些高校官员的良知和道德逐渐沦丧。就在钱谌案发的两个月前,绍兴越城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绍兴贸易经济学校原副校长、浙江农业经贸职业学院原副院长屠朝阳受贿案。

今年50岁的屠朝阳利用负责学校筹建工作的职务便利,多次收受工程项目经理汤某、陶某、章某的现金和购物卡,合计15万元,对这些人在工程预付款、施工等方面“大开绿灯”。

随着屠朝阳的落网,绍兴贸易经济学校的施工技术顾问孙树林、财务处长周利军、基建处办公室副主任施钢华等人先后主动到检察机关投案或被抓获,这起高校腐败“窝案”至今余波未了。

腐败高发:扩招扩建有黑幕

记者发现,近年来有关高校贪腐的丑闻时有发生,纯洁的象牙塔成了腐败高发地。

去年12月底,全国各大媒体先后爆出武汉大学原常务副校长陈昭方涉嫌巨额受贿出庭受审的消息。该案一度震惊教育界,据悉,陈昭方在基建工程中涉嫌巨额受贿,金额达200余万元。

几乎与武大腐败案被曝光的同一时间,广东湛江师范学院院长、党委副书记郭泽深因在学校基建、财务等方面的经济问题,被当地公安机关刑事拘留。4天后,又有武汉科技学院院长张建刚、副院长王志贵因涉嫌基建腐败而被“双规”……而在此之前,同济大学原副校长吴世明因受贿罪被判刑10年,南京财经大学原副校长刘代宁被控受贿160多万。在湖北,近年已有五六所大学的主管官员因腐败落马;在陕西近3年已查处80多宗大学经济案,倒下7名厅级校官。 

从前的象牙塔为何蜕变成了现在的“蛀牙塔”?“细数近年来高校领导落马的事件,无一例外都是在大学的扩张中,在基建、采购等问题上落马。”省检察机关一位干部说。

在我省,教育事业发展迅猛,基建投入不断上升。据知情人透露,近10年来,每年高校的基建投入近百亿元,每所本科高校每年用于购买图书、设备的支出都要上千万元。但是钱多了腐败也由此滋生,一些不法分子为了获得工程承包项目和独家采购权,不惜采用各种手段向高校负责人输送“糖衣炮弹”,甚至以劳务费、感谢费、回扣等名义大肆行贿。而一些高校负责人面对金钱诱惑时,心态不正,产生了一种“权力过期作废、不占白不占”的投资心态。

负责钱谌一案的检察官告诉记者,现在高校有些重要岗位的干部,一待就是好几年,甚至10多年,一开始,也许还有所警惕,但时间长了,就好比温水煮青蛙,不知不觉中,离正道越来越远。

守住净土:高校要去衙门化

高校反腐迫在眉睫。记者从近日召开的部分在杭高校反腐倡廉建设座谈会获悉,2008年以来,全省各高校纪检监察机构共查处案件95件,给予党政纪处分108人,移送司法机关50多人,通过办案挽回直接经济损失4000多万元。

省教育纪工委负责人陈金方分析,随着我国高校独立法人地位的确立,高校在招生录取、经费使用、机构设置、建设项目安排、设备物资采购、干部聘任和奖金分配等方面拥有的自主权越来越多,高校领导干部和职能部门的权力也越来越大。

一所大学校长,身兼教育家、企业法人、行政领导,当这三个身份集于一体而又缺乏有效监督时,腐败就有了肥厚的生存土壤和成长空间。

杭州一位高校教师坦言,高校党政“一把手”多为厅级或副部级干部,任免根据隶属关系多由上级党委组织部门实施。但如此一来,监督往往鞭长莫及,形同虚设。一方面高校内部的纪检监察部门无法监督自己的党政领导;另一方面同级和上级党委纪检监察部门的监督,往往是在“东窗事发”之后才介入调查,这个时候已经晚了“半拍”。

有业内人士指出,高校腐败根本是一个大学体制问题,也就是“学术行政化,高校衙门化”问题。高校腐败不过只是“高校衙门化”的表现形式之一,行政凌驾于学术、教学之上,“官本位”盛行于校园,“学者争相入仕”,这些问题在全国高校都非常普遍。

但是,“高校去衙门化”道路并不好走。记者了解到,不少地方都曾进行过轰轰烈烈的改革,可之后都无一例外草草收场。因为大家都坐在“同一列火车”上,谁也不愿意冒险在中途跳车,于是,陈旧的办学体制,往往得以稳定地延续,腐败案件也就层出不穷。

陈金方告诉记者,针对高校腐败,我省有一道“杀手锏”——近年来,我省逐步完善高校审计调查制度,对金额巨大的重点项目进行专项审计,跟踪审计科研经费,同时每年抽取一定比例的高校进行党风廉政巡查。

截至目前,全省省属高校、9000多名党员干部对岗位廉政风险进行了排查,排查出廉政风险点1万余个,制定防控措施8300多条,健全完善规范性文件500多件。

“高校领导干部贪污腐败,损失的不仅仅是一些钱,更重要的是对千万学生道德上的不利影响。这关系到国家的未来!”一位纪检干部说,高校反腐正在路上。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熊丙奇:高校防腐,需要警示教育,但更深层次的、更管用的治理措施,则是真正建立制约校领导权力,促进民主管理的学校管理制度,解决校领导权力过大、过于集中,师生无法监督、无从监督的问题。说白了,只有让高校去行政化,才能让行政权受到制约。美国密歇根大学校长柯尔曼女士曾说,在大学里,除了给师生创造好的教育环境、学术环境,为师生服务外,她没有任何其他权力。当高校领导只有这样的权力时,如果还出巨贪,那才是真令人震惊的事。

Copyright©2010-2013 www.xiyi.edu.cn 联系电话:029-86177361 传真:029-86177362

地址:西安市未央区辛王路1号 邮编:710021 备案号: XA12275